您的位置:最新足彩6场半全场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公公肏兒媳婦
公公肏兒媳婦

6场半全场比分结果:公公肏兒媳婦



  「負心漢,你可別怨我……做出這種事,都是你逼的……」三個月前,杜娟的老公陳剛從外地回來了一趟,自從他的裝飾公司成了「右丹妮」等名牌專賣連鎖門面的指定裝飾總代理后,她老公就長年在外忙碌三五個月才能回家小住幾日。那一晚杜娟早早就洗了澡,換上了Miseele(迷死你)半透明睡衣,臉兒紅紅的到公公的書房去看了老公好幾次。老公在向公公匯報裝飾公司的業務情況,因公公是這公司的「董事長」,況且業務的擴大還離不開公公的社會關系和暗中的支持。陳老大見兒媳婦穿著睡衣來逛了幾趟,他當然明白兒媳婦的心思……呵呵,小別勝新婚嘛,理解……他假意說自己困了,就要兒子改日再說,催兒子回自己的房間去。

  陳剛回房洗完澡進臥室,媳婦杜娟已經在床上等他歡愉了……可能是臥室燈光柔和得不甚明亮,也可能是杜娟正沉浸在濃濃愛意中,她根本沒注意到老公上床前那片刻的猶豫……杜娟好興奮好主動啊,她先替老公口交,老公在他口里一點一點的變硬,她就有成就感……她經常對閨蜜死黨說,老公那個越硬就說明他越愛老婆,閨蜜都笑她是花癡……老公的那個都硬得皮開筋綻了,她下體的蜜壺里也已經滿是蜜汁,在她嗲聲細語的催促下老公終于插了進來,幾個月沒做了她好像還有點不太適應……這一次老公貌似比以前猛,時間也要長一些,當老公在她體內射了精,伏壓在她身上抱著說「對不起」時,她真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當老公在她體內射了精,伏壓在她身上抱著說「對不起」時,她真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說什么啊,還對不起吶,……有你這么愛我,我……好幸福的……」「對不起,杜娟……我這次回來……是找你……離婚……」「什么?……離婚?!」

  陡然聽到離婚二字,杜娟一下就蒙了,她先還以為是老公在跟她開玩笑,但看到老公在流淚,她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這真是:須臾前夫妻比翼飛翔在人間天堂還歡愉無比,片刻后配偶折翅墜落入鬼魅地獄就痛苦萬分!

  在杜娟流著淚追問下,老公才對她道出了實情,原來是老公的新歡,不,應該是舊愛,也不,還是說「初戀情人」更準確些吧--那個杜娟也認識的年輕女人金亞茹已經懷上了老公的孩子!

  「杜娟,對不起,亞茹與我的關系我一直沒告訴你,她是我的初戀,因她出國留學我們斷了聯系,我等了她五年,等了五年啊,后來聽說她在國外結了婚,那時我正認識了你,于是我在對她的絕望中燃起了對你的愛意……可天意弄人??!

  她才結婚一年多就離了婚,因為她老公太花心,她也不愿做花瓶……回國后她就到處打聽我,知道我的裝飾公司后就自己跑來應聘。那次應聘你也在場,我那時還很恨她,不想錄用她,是你說人才難得,要我……哎,過去的就不多說了,都怪我,舊情難忘,這失而復得的初戀愛人,我沒法拒絕……她是我的助理,我們在外面幾乎天天在一起,當冰釋前嫌后我們怎么能控制得住塵封多年的情感,我們在外面都同居兩年了……杜娟,我們離婚吧,我會跟爸爸說,把公司的四分之一產權和股份作為我們的共同財產分給你,我再賠償你20萬的青春損失費……」

  「我們離婚,我們的寶寶怎么辦?」看著離婚已成定局,杜娟首先想到了孩子。

  「寶寶歸我……你一個人,也容易再找個比我好的……啊,還有,亞茹已經懷孕三個月了,幾個月后肚子大著,總不能讓她還在外面奔波吧,到時候我會送她回家居住……這房子是爸爸的財產,這你也知道的,它不在我們共同財產之列,希望到時候你能……搬出去……」

  聽到老公的「協議內容」,杜娟沒有再哭泣,她為這段「初戀情人」的故事更加的恨老公這個「負心漢」的負心!

  杜娟的情感經歷其實也很豐富,在她潺潺流淌的愛河里,陳剛是第二個負她的男人。

  杜娟的初戀在十八歲,在花季一般的年齡里她對愛的憧憬是那么的燦爛溫馨,她那個初戀男生在她身上索取了一切之后選飛參軍走了,后來轉業成了民航駕駛員,但卻與一個有背景的空姐結了婚。為此事杜娟曾大病一場,并發誓再找男朋友絕不找長相英俊帥氣的男生!

  后來杜娟認識了陳副鎮長的獨生子陳剛,二人才確立戀愛關系沒多久,陳剛家的親戚們就逼著陳副鎮長催著他們早些結婚,說爸爸媽媽都想早些抱孫子,其實那時陳剛媽媽病重,親戚們都說用婚事給病重的陳剛媽媽「沖喜」。

  沒想到沖喜卻沖來了喪事,陳剛媽媽在兒子結婚后半個月就去世了,于是人們說杜娟的八字硬,是什么災星,害得不少人見著杜娟就像見了瘟神……陳副鎮長老伴沒了痛定思痛,他怎么也不再相信這個漂亮乖巧的兒媳婦會是什么災星。

  后來他在鎮上搞了個破除迷信的教育活動,還用自己家的事來教育人們。為此事,倍受「莫須有」指責的杜娟好感激深明大義的公公啊,從那時起,她就既當兒媳婦又像親閨女一樣孝敬著老公的父親。

  現在,負心漢提出了離婚,不但要搶走寶寶,還要將自己掃地出門,一想到這些杜娟就不寒而栗。陳剛走了之后,杜娟一直在冥思苦想著應變之策,怎么樣才能將損失減小到最大限度?于是乎,她很快就想到要保住這一切,就必須抓住公公這個既正直又好色現在又沒有老婆的男人……看著在睡夢里都在微笑的公公,兒媳婦的嘴角掠過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淡淡笑意,她在心里默默的對公公說:「爸爸,兒媳婦為了『俘虜』您,花了這么長的時間,還花費了這么多的心思……我參加同學會、故意裝著神神秘秘、化妝打扮、醉酒而歸,都是為了引起您注意……你趁來扶醉了的我摸我咪咪和摸我下體,這些兒媳婦都知道,多么想您更進一步啊,可你每次都是嘎然而止:我在衛生間洗澡不閂門,在房間里開著門換小褲褲,我多么希望您來騷擾我啊,可每一次我都空表情……現在,我和公公您終于有了第一次,但我不會就這么逼您娶我的……我要您不但喜歡我年輕漂亮的長相和青春激情的肉體,還要您真心的愛上我這個女人,到那時我才會完完全全的屬于您……」我在衛生間洗澡不閂門,在房間里開著門換小褲褲……6、

  自從有了與公公的「第一次」和要徹底征服公公這個老男人的想法之后,兒媳婦杜娟就竭盡所能的在公公面前展示著自己:她親自下廚為公公弄可口的飯菜;她上街買公公喜歡的「小醉仙」還要陪著公公飲上幾杯;她給公公買了名牌T恤,還撒著嬌嗲聲嗲氣硬要要公公穿上,穿上后公公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與兒媳婦身上的是一樣圖案花紋……當然最關鍵的,還是要變著花樣與公公做愛吶,兒媳婦在這上面動力不少的腦筋……

  「寶寶,想不想騎爺爺的馬馬呀?」

  「想……爺爺……寶寶要……騎馬馬……」

  「好好……寶寶乖,爺爺給你騎馬馬吶……」

  「爸……你別又趴著呀……寶寶要爺爺躺在床上,騎在爺爺肚子上,是不是?」兒媳婦一邊說,一邊把公公趴著的身子翻了個身。

  「是這樣吧……啊……寶寶騎好啊,……叫媽媽也騎上來……好不好?」陳老大真的是與兒媳婦心有靈犀,兒媳婦一翻他的身子,他就知道有好事,他把寶寶抱在胸膛上騎著,接著向兒媳婦挺了挺下體……兒媳婦粉面含羞,眼角掠笑,輕輕拉開公公外褲的拉鏈,把公公的雞巴掏出來一陣時快時慢的套弄,然后就半半推半就的撈起裙子,騎了上去……陳老大的雞巴被兒媳婦套坐齊根后,他用手扙著寶寶,身子不住的上下顛簸,還問身上「騎馬」的「舒不舒服」?寶寶說「舒服」,可兒媳婦沒出聲,陳老大就叫孫女問媽媽「舒不舒服」,被女兒問了幾聲后,兒媳婦只得說「舒服」,那聲音雖然很輕,但陳老大聽起來真銷魂!

  陳老大做事最肯動腦筋,舉一反三是他最大的本領,接著他就要寶寶騎媽媽的馬馬了:他叫兒媳婦趴在床沿上,要兒媳婦撅著屁股,寶寶騎在媽媽的腰上,他用手扙著孫女騎媽媽的馬馬,雞巴卻在孫女媽媽的屄屄里馳騁不?!釵碳さ?,是陳老大叫兒媳婦在床沿上仰躺著,他抱著寶寶騎在兒媳婦肚子上「騎馬馬」,他摸兒媳婦玉乳的手被寶寶看到了,寶寶向媽媽伸出手指刮臉皮:「羞羞……媽媽……爺爺……摸咪咪……」兒媳婦杜娟連忙拉開公公的手,不許女兒再亂說,不一會,寶寶又指著床邊梳妝臺的鏡子說:「媽媽的馬馬……腳腳……在上面……跑……」,原來此刻寶寶的爺爺正抬著寶寶媽媽的雙腿……陳老大這幾個月過著像神仙啊,吃得可口,穿得時尚,有孫女逗,有嫩屄肏,他家的臥室有內陽臺相通,應此家里雖然有保姆,可他與兒媳婦的歡愉一直都是安全的。他有時在兒媳婦床上尋歡,有時又叫兒媳婦到他床上做愛,他自己都覺得年輕多了,是五十五歲的年齡、四十五歲的身體、三十五歲的心臟、二十五歲的性欲!

  一天夜里,陳老大壓著兒媳婦一陣大聲的狼嚎之后,又把體內的白漿全部灌進了兒媳婦杜娟的屄屄里,兒媳婦的屄屄哪里盛得下公公這么多的子子孫孫,盡管兒媳婦還仰躺著,但仍有不少白漿從兒媳婦的屄屄里溢出,看得陳老大心旌搖曳。他正欲休息片刻再復二火,兒媳婦卻抱住他默默的流出了淚。

  不少白漿從兒媳婦的屄屄里溢出……

  「娟,你這是……怎么吶?」陳老大一邊為兒媳婦抹淚,一邊關切的問。

  「爸……陳剛再過幾天……就要送金亞茹回來生孩子了……」「嗯……那又怎么吶?」

  「他們回來,……我……就得走了啊……」兒媳婦輕輕的抽泣著說。

  「為啥?」

  「我已經跟……陳剛離了婚,已經不是……陳家的人……不走……行嗎?」「行啊……娟,我一直在等……你說不走這句話啊……我都五十五了,你還這么年輕,爸爸真的不好開口……叫你不走,那樣爸就太自私……」「爸……您真壞啊……這話,干嘛要女孩子先說嘛,……我說不走,你不會認為我騙著了您?」

  「那……我先說唄,娟,請你別走,留下來,跟我結婚……過日子……」陳老大把兒媳婦緊緊的抱在懷里開始了親吻。

  「嗯……爸,我愿意……可陳剛他們回來怎么相處???我們……我們畢竟……曾經是夫妻……」兒媳婦熱烈的回應著,一邊回應熱吻,一邊說出來自己的顧慮。

  「誰說我會同意他們回這里?我已經為他們另外買了套房子……你以前是我兒媳婦,以后是我妻子,我當然要顧及你的感受吶,呵呵呵……」「爸,您真好!我好……喜歡您!」兒媳婦貌似有些受寵若驚,抱住陳老大吻咂個不停。

  陳老大的雞巴這時又硬起來,他翻身提槍上馬又要馳騁,這時候,兒媳婦竟然「哇~」的一聲干嘔,接著紅著臉告訴公公一件事,說他可能又要做父親……陳老大聞言頓時干勁倍增,抱著兒媳婦愛意濃濃綿延不盡的溫存,兒媳婦時而被他頂上渾身酥軟細胞賁張的顛峰,時而又被他抵入眼冒繁星欲罷不能的浪谷。

  突然,他想到一個惱人的問題:「以后戶口上,孩子與戶主的關系怎么寫???兒媳婦的這個孩子是我的次子,可她姐姐寶寶卻是我的孫女……」驀然間,他想到了一個好辦法,結婚后就把戶主換成兒媳婦,孩子們與戶主的關系不是簡單了嗎?

  寶寶是兒媳婦的長女,要生的這個是兒媳婦的次子……有這兩個孩子把兒媳婦拴著,呵呵,量她以后想飛也飛不出去!

  想到這里,陳老大就「呵呵」的笑起來,他為自己用房子和孩子套住兒媳婦而沾沾自喜,兒媳婦問他笑什么,他使勁插著兒媳婦的屄屄說:「親愛的……娟……明天……我們辦結婚證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