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最新足彩6场半全场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被強奸的情欲
被強奸的情欲

足彩6场半全场历史开奖结果查询:被強奸的情欲

當孔婉英走出略顯陳舊的研究所,她的身上已經披上了一件黑色風衣,右肩上掛著提包,急匆匆的踏著「噠、噠」脆響的高跟鞋往來路行去。

  行至半途,迎面忽然開來了一輛面包車,想著心事的孔婉英只是撇了一眼也沒在意,就在雙方即將交錯而過時,面包車伴隨著刺耳的剎車聲猛地停了下來,隨后側門突然打開,四個著裝流里流氣,讓人一看就知道是流氓貨色的痞子從車中跳了下來。

  被刺耳的剎車聲驚醒的孔婉英立刻從包包中抽出了防狼劑,可是還不等她摁下按鈕,就見那四個流氓的速度忽然一提,只是眨眼間就已經沖到了孔婉英的身旁,將她包圍在了中間。

  只聽孔婉英一聲驚呼,她握著防狼劑的右手被站在她身后的流氓惡狠狠的用掌刀劈了開去,措不及防被拍中右手的孔婉英,吃痛之下,右手反射性的松開了手中握著的防狼劑,這四個流氓眼見孔婉英已經沒有了防身的大殺器,遂不再客氣的欺身向前。

  其中位于孔婉英身后的兩個流氓分別抓住了孔婉英的左、右手,另外兩個則俯下身,雙手在抓住孔婉英的小腿后就猛然抬了起來,抵不住這力道的孔婉英自然被他們合力抬了起來,雖然孔婉英竭力掙扎,嘶聲吶喊,但這些行為都無法阻止流氓們將她裝進面包車。

  「放、放開我!」

  被死托硬拽著塞進了面包車后座的孔婉英花容失色的尖叫著,但好不容易終于逮住她的流氓們自然不會就這么放開她,只見抓著她右手,臉上有一道刀疤的流氓一陣淫笑,「嘿嘿嘿……你還記得老子嗎?老子就是之前被你用防狼劑給噴得差點瞎了眼的混蛋。告訴你丫的,老子早就想操你了,不被我中出幾次別指望我放了你,嘿嘿嘿!」

  這臉上有刀疤的流氓人稱刀哥,在工業區附近一帶也算是小有名氣,此前他曾調戲過孔婉英,卻被孔婉英機智的用防狼劑噴中眼睛不敵而逃,但是現在嘛,「看看這張臉,嘿,怎么臉蛋兒那么紅呢?該不會是剛被人操過吧?!?br />
  刀哥淫蕩的笑著,粗糙的手指滑過孔婉英猶如雞蛋般嫩滑的臉蛋,他「嘖嘖」兩聲,又壞笑著道:「看這水靈靈的眼睛,看這滑嫩嫩的臉蛋,這女人還真是人間絕色啊,我操過的女人只論皮膚跟容顏,都不及她的十分之一呀,哎呀呀,說著說著我都忍不住了?!?br />
  刀哥不只是會說說而已,他瞇著眼睛,粗糙的大手緩緩爬過了孔婉英潔白的脖頸,讓驚恐萬分的孔婉英不由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而后又沿著潔白性感的鎖骨伸入了她潔白的襯衫之中,粗大的食指一挑之間,粗糙但火熱的手掌已經侵入了淡黃色的蕾絲胸罩,緩慢而堅定的攀上了孔婉英高聳的豐胸。

  才剛攀上那座高峰,刀哥就感到手心傳來一陣溫熱與柔軟,掌心能觸碰到一顆略硬的凸起物,它隨左右著車輛的行進磨蹭著刀哥的掌心,那種摩擦的瘙癢感,讓刀哥不由得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溫潤。

  令刀哥驚訝的是,僅憑一只大手,他竟然有種無法握住的感覺,不信邪的刀哥頓時攤開了手掌,而后又將手心中的溫熱抓了起來,卻愕然發現,他依然無法完全掌控孔婉英的乳房,那柔軟的乳肉從他手指的間隙中溢出,給予了刀哥一種別樣的滑膩感。

  「喔~ 你的奶子還真大啊,我一只手竟然都抓不過來!」

  驚訝又高興的刀哥毫不客氣的用粗糙火熱的大手蹂躪著孔婉英豐滿的乳房,而從他人的視角看去,能見到孔婉英潔白的襯衫突兀的凸了起來,隱約可見刀哥的五指在其中不時隱現,手指中的縫隙溢出的白嫩勾得另外三個流氓浴火狂冒。
  「??!」

  乳房上突然多出的手掌讓孔婉英不由尖叫出聲,「放手……不、不要??!」話音還未落下,揉捏著她乳房的粗手拇指、食指忽然一并,夾住了她逐漸硬了起來的乳頭,從左右扭轉中傳來的絲絲快感與痛楚令孔婉英面露痛苦的表情,她四肢掙扎著,想要脫離流氓們的束縛,卻感覺到小腿又攀上了一只粗熱的手掌。
  「嘿嘿,看看這雙美腿……」

  就在刀哥使勁的揉捏著孔婉英的豐胸美乳時,抓著孔婉英右腳的流氓雙目噴火,一只手抵著孔婉英的腳腕,一只手按耐不住的摸上了孔婉英穿著肉色絲襪的美腿,他淫笑著來回撫摸著那比絲綢還要順滑的美腿,那種美妙的觸感令他愛不釋手,胯下早已勃起的肉棒更是隔著褲子磨蹭著孔婉英的小腿。

  「呼~ 呼~ 我忍不住了!」

  看刀哥一臉享受的表情,握住孔婉英左手的流氓也忍不住了,他喘著粗氣,卻并沒有立刻伸出手去揉捏那恨不能立刻玩弄的豐胸,而是先拉下了褲子的拉鏈,將被束縛在內褲中的肉棒解脫出來。

  只見粗大猙獰的肉棒就像是裝了彈簧般「忽」的彈出,因為充血而通紅的龜頭散發著惡臭,惡狠狠的撞在了孔婉英那只被他抓在手中的玉手之中,那觸碰掌心傳來的濕熱感,磨蹭著掌心時傳來的瘙癢感,讓這流氓不由一陣哆嗦,「這、這感覺,媽的,比干那群妓女還爽!」

  「嗚~ 放開我!不要??!」

  就在這流氓用肉棒磨蹭著孔婉英的掌心時,孔婉英又察覺到自己的左腿又攀上了一只火熱的手掌,左腳上略顯沉重的高跟鞋更是不翼而飛,一只粗大火熱的硬物抵著腳掌回來磨蹭,一股濕濕的玩意順著火熱的硬物前端浸入了自己的絲襪,讓腳掌的絲襪黏糊糊的,好不難受。

  無獨有偶,黏糊糊的左腳還在被流氓玩弄著,右腳上的高跟鞋就被脫了一半,一根同樣火熱的硬物鉆入了腳掌與高跟鞋之間的隙縫中,一聲壓抑著快感的愉悅呼聲從這跟肉棒的主人身上傳來,這讓又憤怒、又驚恐、又瘙癢、又難受的孔婉英不由得看了過去。

  只見這根肉棒的主人長相清秀,年齡似乎也不大,他清秀的臉上流露著愉悅的表情,視線落下,孔婉英能見到自己穿著肉絲的美足腳尖掛著黑色的高跟鞋,一根有些白凈、短小的肉棒正在高跟鞋與肉絲美足之間來回抽插著。

  隨著他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到了最后,伴隨著這清秀的少年粗重的喘息,孔婉英只感到一股濃濃的污漬在腳掌心濺射開來,將整只腳掌都弄得濕漉漉的、黏糊糊的,很是難受,這讓她芳心大亂的同時,也不由得想伸出手去脫下那染上了污穢的絲襪。

  不料,剛剛動彈的左手卻握住了一根火熱、勃動著的粗大玩意,這讓孔婉英驚駭的轉頭望去,就見到一根散發著惡臭的粗紅肉棒被自己無意中握在了掌心。
  「??!」

  被嚇到的孔婉英一聲尖叫,就要放開抓住這根肉棒的左手,卻被這根肉棒的主人用手牢牢的壓住,而后掌心中的肉棒開始快速的抽插了起來,伴隨而來的還有兇狠的威脅,「婊子,給我握緊了!」

  孔婉英自然不肯就范,但她區區一個弱女子又怎么可能違抗得了流氓的意志呢,所以她不只是收不回手,手心冒出的汗漬更是起到了潤滑劑的作用,讓這跟粗紅的肉棒能夠更順暢的在手心中抽插著。隨著粗紅肉棒的快速進出,手掌心冒出的汗漬讓掌心愈發濕潤,當孔婉英感覺到掌心中的肉棒愈發堅硬后,知道他即將爆發的孔婉英滿面羞紅的轉過了頭,不再去看那根讓她芳心大亂的肉棒。
  事實上,導致孔婉英芳心大亂的緣由除了這些在她面前亂晃的肉棒之外,還有原本在腦中還未散去的情欲在作祟,之前她雖然用手稍微愛撫了一下自己的肉穴,但手指畢竟比不上真正火熱、粗大的肉棒,所以在輪番玩弄之下,被挑起了情欲的孔婉英也有些控制不了自己了,她能感覺到,自己那被蕾絲內褲包裹著的私處怕是已經淫水成災了……

  「你、你們……」

  弱弱的話語還未說完,一聲高潮后的吼聲就從腦后傳來,不用多想,孔婉英就知道那拿著自己手掌打手槍的流氓已經射了出來,而掌心中逐漸萎縮下去的肉棒更是在為此佐證著她的觀點。

  「你想說什么?大美女?!?br />
  一直在把玩著孔婉英乳房的刀哥壞笑著看著她,在自己與小弟們的玩弄下,刀哥能感覺到眼前這只獵物的態度已經開始逐漸軟化了,不論是那已經完全硬起來的乳頭,還是那雙大眼睛中透露出的絲絲情欲,都在清晰無誤的表明著這一點。
  或許要不了多久,她就會心甘情愿的給自己玩弄。

  刀哥淫邪的如是想著,隨后抬眼看去,就見到她被吊起的左右腳上都已經沾染了白濁的精液,那兩個小弟的手還在她的小腿上、大腿上來回撫摸,雖然已經再起不能,但他們卻沒有輕易的放棄眼前這個難得的美女。而在她的左手上,一根萎縮的肉蟲還在噴吐著白色的精液,刀哥低頭看去,能見到她左臂的黑色風衣衣袖上已經染上了點點白澤,就連左邊的鎖骨,也染上了白色的精液。

  最后,刀哥將視線落在了她小巧精致的俏臉上,車內滿是淫欲的氛圍明顯影響了她的情緒,只看她臉上那羞意濃郁的紅暈,以及不時張合著、輕喘著的紅潤櫻唇,就能夠知道她其實已經有些情動了,然而令刀哥遺憾的是,她還不曾屈服,「你、你們……玩、玩也玩夠了,能、能放了我、我嗎?」

  孔婉英雖然明知道讓他們放過自己是不可能的,但她還是不想放棄,畢竟事關自己一生的清白,就算不行,也要想方設法拖延時間,只要戎宏遠發現自己遲去未歸,然后撥通那位殿下的電話,自己說不定還能趕在被奸淫之前被救出去也說不定,雖然她對此其實也沒抱有一絲期望就是了。

  但孔婉英卻不知道她此時的模樣到底有多么誘人,被玩弄后的衣著早已凌亂,被情欲感染的嬌軀就算沒有流氓的束縛也早已軟化,衣著上沾染的白濁精液,嬌喘吁吁中流露著的嫵媚俏臉,都深深的吸引著這些惡狼目光,他們眼中的欲火,他們垂涎的表情,無不在述說著孔婉英即將會遭遇到怎樣的凌辱。

  「呵呵呵……」

  孔婉英軟弱的求饒讓刀哥不由一陣奸笑,他揉捏著孔婉英豐滿乳房的粗手突然收了回來,壓著孔婉英右手的手也松了開來,而后他在孔婉英希冀的目光中一把拉下了褲子的拉鏈,將自己猙獰的肉棒從內褲中解脫了出來。

  與那三個嫩鳥不同,刀哥的肉棒明顯粗大壯碩許多,久經陣仗的它通體黝黑,青黑色的脈絡在其上蔓延,整根肉棒就像是一把刀一樣,呈一個弧線向上翹起,前端頂著一個雞蛋大小的血紅龜頭,這讓它看上去顯得十分粗野、兇惡,就宛如一把兇性十足的惡刀一般。

  因為刀哥距離孔婉英并不遠的緣故,所以當這把『惡刀』出鞘時,『刀尖』幾乎蹭到了孔婉英的鼻尖上,一股濃郁的惡臭在孔婉英的鼻端彌漫,但她還來不及感到惡心,就被這把『惡刀』的雄偉給鎮住了!

  她從來沒有想過男性的那話兒竟然還能夠長得這么的雄偉!這么的巨大!只是看著它,孔婉英就覺得渾身顫栗,早已嘗過歡愛滋味的孔婉英,腦海中一時間竟浮現出自己被它刺入下體時的種種幻想,那滿是淫欲的畫面,讓孔婉英又羞又怯,當面色緋紅的孔婉英感到私處淫水愈發泛濫時,她不由自己的將修長的美腿隱隱的收攏了起來,那副含羞帶怯的誘人模樣,讓這伙流氓的淫欲越加旺盛。
  「嘿嘿,你想讓我放過你?」

  刀哥欣賞著孔婉英此時嫵媚誘人的姿態,心中的欲火已經讓他恨不能立刻將自己的『惡刀』刺入眼前美人的淫穴之中,不過因為距離目的地已經不遠的緣故,所以心生一計的刀哥淡淡的開口了,「想讓我放過你?好吧,只要你能在我們到達目的地之前,用你上面那張可愛的小嘴讓我射一次就行。但是,一旦在抵達目的地后,你還不能讓我在你嘴里射一次,那么你就等著被我跟我的小弟們輪番伺候吧,哈哈哈……」說到這兒,刀哥頓時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刀哥這番話落在孔婉英的耳中,非但沒有讓她看到脫身的希望,反而還讓聰慧的她察覺到了另一件事實:自己恐怕不只要應付這四個人,甚至還要應付更多的男人。一想到這點,孔婉英就覺得眼前一片昏暗,原本泛起的情欲一時間又消退了不少。

  孔婉英畢竟不是淫蕩的妓女,她甚至還很潔身自好,與戎宏遠歡愛的次數更是因為彼此的分離而次數稀少,別說是應付眼前這四人了,怕是連眼前這位叫『刀哥』的流氓都應付不過來,只看它那一柱擎天的雄偉,孔婉英就不由陷入了絕望之中。

  但不論如何,總歸還需要去試一試,雖然孔婉英完全沒有口交的經驗就是了,但她還是由衷的希望能夠用自己的口將眼前這把『惡刀』降服,從而脫離接下來的地獄。

  「……」

  思慮過后,孔婉英也沒再多說什么,只是沉默著抬起了俏臉,神情低落。
  『惡刀』所散發著的惡臭再一次涌入她的鼻尖,這讓她內心一陣惡心、反感,但已經別無選擇的孔婉英只能伸出柔嫩的舌頭,在那足有雞蛋大小的『刀尖』上生澀的來回轉動。

  「這樣可不行啊,快感不夠呢?!?br />
  刀哥說是這么說,但看他滿臉享受的樣子,怎么看都覺得是在說謊,但刀哥已經用行動來替自己聲明。

  只見他順勢一挺腰腹,胯下的雄偉就順著孔婉英柔嫩的小舌突入了她的櫻唇之中,措不及防的孔婉英不由「啊……」的張大了嘴,那碩大的龜頭就這么進入了孔婉英的口中,它將孔婉英的口腔塞得滿滿的,讓孔婉英只能用鼻孔急促的喘息,因為龜頭實在過于巨大,甚至還在孔婉英的臉頰兩側擠出龜頭那弧形的輪廓,而從唇角中不經意流出的一條條銀絲,讓孔婉英那張嫵媚的俏臉愈發動人。
  當整個龜頭都塞入孔婉英的口中時,刀哥只覺得龜頭一陣濕熱、舒爽,被龜頭擠壓著的丁香小舌艱難的四處亂動著,不時拂過馬眼所帶來的刺激,讓刀哥只覺得渾身一顫,不由仰起頭喊了聲,「爽!」

  「嘿……美女,為了讓你能更快的讓我射出來,我就勉為其難的教教你該怎么給人吹簫吧……首先,你現在要像可愛的小蘿莉一樣吃棒棒糖,怎么吃呢?當然就是一邊吸著、一邊舔著咯。對,很好,就是這樣,然后記得多動舌頭,對,就這樣繞著龜頭轉……」

  刀哥一臉嘚瑟、滿眼淫邪的盯著在他胯下為他含著巨屌的美人兒,一邊像是為她著想般給她解說著吹簫的技巧,一邊卻時不時就給她添亂。比如示意在孔婉英身后的小弟將手伸入她的襯衣、胸罩之中玩弄她的豐胸,比如讓在自己身旁的另一個小弟用手隔著美人兒的內褲摳弄她的淫穴等等,反正就是盡可能的挑起她的情欲。

  「嗚……唔……」

  當然,刀哥也沒有忘了尋求更大的快感,當孔婉英的口技略顯熟練后,已經不僅僅滿足于這些許快感的刀哥伸出雙手捧住了她的腦袋,他一邊聽著胯下美人兒不成言語的呻吟,一邊像是在抽插似地挺動著腰腹,讓自己那根黝黑的肉棒在孔婉英那張愈發紅潤、流著銀絲的小嘴中快速進出。

  得益于孔婉英小嘴兒逐漸適應了他的尺寸,以及那唾液的潤滑,刀哥抽插的動作更加兇猛,抽插的深度一次更勝一次,其深度可以從孔婉英的唾液在肉棒上留下的濕跡中就能夠清楚的看出來:起先只是個龜頭,在多次潤滑之后,又深入了四分之一,或許是刀哥的巨屌偏長的緣故,所以直到最后也只是深入了一半而已,被頂入喉嚨的孔婉英本能的做著吞咽的動作,嘴角流出的唾液越來越多,那淫蕩的銀絲順著她潔白修長的脖頸緩緩滑落,最后深入到她那對乳球之間的深邃乳溝。

  久經陣仗的刀哥顯然不是初涉口技的孔婉英可以征服的,孔婉英雖然竭盡全力的想要讓唇中的巨屌噴射出來,但直到刺耳的剎車聲響起時,她也未能如愿……

  刀哥盡情的享受著孔婉英的口舌伺候,當刺耳的剎車聲如他所料一般的響起時,刀哥反而還戀戀不舍了,他將欲求不滿這四個字掛在了臉上,但最終還是將自己的巨屌從孔婉英紅潤的櫻唇中抽了出來。

  只見愈發粗長的肉棒沾染著孔婉英的唾液,這讓它顯得油光錚亮、一柱擎天,當碩大的龜頭緩緩從口中拔出后,仍有一絲粘液連在孔婉英的櫻唇上,這條銀絲越拉越長,直到斷掉后,這條銀絲才在地心引力下落入了孔婉英那已經被解開了數顆紐扣,裸露出半片酥胸的乳溝之中。

  「咳、咳、咳……呼……」

  此時孔婉英早已經被刀哥的『惡刀』戲弄得苦不堪言,當刀哥的肉棒抽離之后,終于可以松口氣的孔婉英頓時急切的喘息了起來,那因缺氧而通紅的臉頰,那因急促的呼吸而膨脹縮小的半片酥胸,那唇角上還不停垂落的唾液,都讓這時的孔婉英看上去顯得分外的淫蕩。

  「嘿,你現在這模樣看上去比之前好看多了,來,讓我摸摸看……哈哈,你果然已經濕了?!?br />
  刀哥絕口不提此前許諾的事情,畢竟孔婉英并沒有讓他射出來,所以這時提與不提都沒有差別,欲求不滿的刀哥自然并不滿足于區區口交,他將目光落在了孔婉英那若隱若現的黑絲內褲上,只是一看,刀哥就發現孔婉英性感的黑絲內褲上正浸出點滴雨露,刀哥伸手一摸,手指上頓時就沾上了孔婉英情動后從私處中溢出的淫水。

  「來、來、來,嘗一嘗你淫水的味道?!?br />
  此前的羞辱因為孔婉英的口舌被塞住的緣故所以無法聽到孔婉英的言語,因此刀哥現在自然想聽一聽她的想法,不論是求饒也或是別的什么,比如說她的淫水會是個什么味兒……于是奸笑著的刀哥就將沾著淫水的食指、中指塞入了還在喘氣的孔婉英口中,讓還未反應過來的孔婉英慣性的吸啜了起來。

  「哈哈哈,你還真是有夠淫蕩的?!?br />
  刀哥也沒想到孔婉英竟然真的會去嘗她淫水的味道,所以在感覺到手指被吸啜時,他也是一臉的詫異。而這時終于反應過來的孔婉英頓時面色一變,她「呸、呸、呸……」的吐出口中的唾液,而后就干嘔了起來,「好臭,好、好惡心……」
  「哈哈哈……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淫水的味道是什么味兒呢?」

  此前被刀哥及其三個小弟一番玩弄時,孔婉英也小小的高潮了一次,否則小穴里的淫水也不會這么多,但要讓她回答自己的淫水是什么味兒,她肯定是不會去回答的,但刀哥的笑聲落入孔婉英的耳中就像是惡魔的低語,讓孔婉英不由嬌軀微顫,知道自己已經無計可施的孔婉英只能沉默著,應對刀哥的調戲。

  「你不說話嗎?哈,沒關系,等會我會讓你說個夠的?!?br />
  對孔婉英的沉默刀哥也不以為意,欲火焚身的他現在只想好好的享用眼前美人的嬌軀,于是在這么說了一句后,刀哥伸出粗手,按在了孔婉英被淫水浸濕了的黑絲內褲上,感受著從黑絲內褲中不時吐露的水珠,刀哥滿意的笑了起來,「看來你已經做好準備了?!褂銼?,刀哥手一伸,挑起了遮擋住孔婉英私處的黑絲內褲,往下一拽,就將內褲褪到了腳踝,隨手一撕,把內褲右側扯爛后,就任由這黑絲內褲掛在了孔婉英的左腳腳踝上。

  孔婉英沒了遮擋的私處就這么完全暴露在了流氓的面前,私處泛濫的淫水早已將孔婉英褐色的恥毛浸濕,潔白粉嫩的陰唇正不由自己的微微張合著,一滴滴美麗的露珠隨著陰唇的閉合緩緩溢出,它們沿著陰唇流下,滴落在車椅中,將米黃色的椅套浸濕了一片。

  「哎呀呀,看到沒?你的淫穴在哭泣啊,它在求著我將肉棒插進去,好撫慰它內里的空虛呢,美人兒?!?br />
  刀哥「嘿嘿」淫笑著,他的粗手落在了孔婉英的陰唇上,輕輕的撥弄著,早已被勾起情欲的孔婉英本不欲回答,但當刀哥粗大的手指滑過白嫩的陰唇,緩緩的深入穴縫時,孔婉英還是不由自主的嬌吟了聲,「啊……」這呻吟才剛出口,羞愧難當的孔婉英就不由垂下了頭,卻正好看見刀哥那粗大的食指深入了自己粉嫩的小穴之中。

  「呀……」

  這淫靡的一幕讓孔婉英猛地抽回雙手捂住了眼睛,雖然早已經想到會這樣,但當這一幕真的來臨時,孔婉英還是忍不住心生羞恥之感,但早已按耐不住的刀哥可沒有孔婉英那么多心思,現在的他只想將自己的肉棒惡狠狠的插進這淫蕩的小穴中,去感受人類最原始的交配所帶來的快感。

  所以刀哥在用手指摳弄了一會孔婉英的淫穴后,就將自己雄偉的巨屌湊到了那早已淫水泛濫的小穴前。

  雞蛋大小的龜頭先是在孔婉英濕潤柔軟的恥毛上滑動,享受著柔順恥毛所帶來的刺激感,而后才從大腿之間橫穿而過,兩人的小腹就這么貼到了一起,刀哥胯下那團濃密雜亂的蓬蒿與孔婉英濕潤柔軟的恥毛緊密的摩擦著,而肉棒也在享受著被孔婉英大腿內側豐腴嫩肉緊緊夾住的快感,被這根兇惡的肉棒刺激,孔婉英的小穴中溢出的淫水愈發泛濫,滴落的淫汁涂在了在孔婉英胯下摩擦的肉棒身上,又粗且長的肉棒隨著刀哥緩慢的抽動從孔婉英的臀溝中穿過,那種瘙癢難耐的刺激讓孔婉英的呼吸逐漸急促了起來。

  「想要了嗎?想要就告訴我呀,嘿嘿嘿……」

  刀哥的粗長的肉棒在陰唇中,在臀溝中來回滑動著,摩擦產生的刺激讓孔婉英有些控制不住心中涌現的肉欲,早已泛濫的淫穴更是感到陣陣空虛,但刀哥突如其來的淫話卻驚醒了幾要沉入肉欲中的孔婉英,她雖然依舊面色緋紅,但還是竭力克制著心中的淫欲,用幾乎就是呻吟的嬌柔語氣,抗拒道:「我、我……我不會屈服的!」

  哪怕無法脫離地獄,但心里一定會留有一份純潔與堅定,說它是信念也好,其它也罷,反正孔婉英并不想因為區區肉欲就低下自己高傲的頭顱,打斷自己筆挺的脊梁……

  正當孔婉英在內心中堅定著自己的信念時,早已經迫不及待的刀哥也沒有理會她的抗拒,反正本來他就沒指望這女人配合。只見刀哥身子向前一壓,雙膝抵住了孔婉英修長美腿的內側,迫使它向兩側大開,早已濕潤的陰唇在兩腿張開之時也跟著分了開來,露出了其中粉嫩的穴肉和其中淫汁充盈的穴縫。

  「嘿嘿嘿……從遇見你之后我就一直在想怎么干你比較好,現在我想到了,就像我們現在這樣……」

  刀哥一邊欣賞著那已然開啟的穴口,一邊又調戲般的說了一句,而后他不等孔婉英回應,就弓著腰身,雙腿彎曲,腰腹一挺,雞蛋大小的龜頭就十分精準的壓在了穴口之上,被壓迫的穴口溢出的汁液再一次沾濕了刀哥的龜頭、棒身。
  「那么……你準備好被我操了嗎?美女!」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即將得償所愿的緣故,所以刀哥顯得非常興奮,血紅的龜頭在穴縫前后使勁的摩擦著,就是不肯再進一步,他期待孔婉英會回應她,但最后刀哥只能看到孔婉英撇過了頭,指尖的縫隙中依稀可見一抹淚光。

  「哼!」

  孔婉英無言的沉默激怒了刀哥,他不再廢話,動作粗暴的一收一挺,雞蛋大小的龜頭就破開了孔婉英的陰唇、穴口,直搗黃龍般兇猛無比的突入了孔婉英的小穴之中。

  雖然孔婉英的淫穴早已濕潤,但近日不曾歡愛的小穴依然難以承受刀哥雄偉的巨屌,被粗暴插入的小穴撐得緊繃繃的,小穴被撕裂般的痛苦讓孔婉英終于哭著尖叫了起來,「出去!好疼??!快拔出去??!」但被本能反應壓迫的穴肉卻沒有放開那根粗大肉棒的意思,反而還愈發緊湊的壓迫著刀哥的肉棒。

  「爽!好爽!」

  刀哥只覺得自己壯碩的龜頭被什么東西給牢牢的吸住了,那股吸力就像是在求自己更加深入一般,而被穴肉緊密壓迫著的棒身能讓刀哥更加細膩的去體驗穴肉中綿密的褶皺,刀哥的肉棒就像是穿過一重重險關似的,每深入一分一毫,帶來的快感都比之前的更勝一分。

  「你口中喊著不要,但你的小穴卻很誠實,它不只夾得很緊,而且還在邀請我更深入!更深入??!更深入?。?!」

  說到后面,肉棒被夾得酸爽的刀哥立刻加大挺腰的力度,隨著刀哥的再一次施力,不等孔婉英從粗暴的進入中緩過氣來,刀哥還留在小穴外面的肉棒就盡根沒入孔婉英嬌嫩的穴口之中,愈發深入的龜頭不斷撐開緊繃的穴肉,而后徹底突入其中,龜頭尖端的馬眼惡狠狠的咬在了小穴盡頭的花心上。

  穴道被塞了個滿滿當當的孔婉英只覺得小穴一陣顫栗,而當刀哥那壯碩的龜頭硬生生闖入花徑,咬住花心時,那止不住的快感頓時彌漫全身,高潮就這么突然來臨,讓孔婉英不由自主松開了捂住眼睛的雙手,并反手抱住了刀哥的脖頸,紅潤的櫻唇微張間,一聲勾魂攝魄的嬌媚呻吟就在車內狹小的空間中回蕩。
  「哈哈哈……我還以為你會是什么貞節烈女呢,結果到頭來還不是爽了就浪叫出聲?」

  事實上,刀哥的馬眼在咬住花心卻又被花心吸附時,刀哥的肉棒在插入肉穴又被穴肉緊緊壓迫時,那種極大的刺激與快感讓刀哥幾乎也要繳械投降,但久經陣仗的刀哥還是勉力按耐住即將射精的欲望,故作玄虛的笑出聲來,如果孔婉英沒高潮的話,她一定能感覺到刀哥那即將爆發時愈發堅硬、粗大而又蠢蠢欲動的肉棒。

  沉浸在高潮的余韻中的孔婉英,在聽到刀哥的奚落后,內心雖然依舊堅定,但濃濃的羞恥感還是讓她恨不得立刻逃離此地,但還不等她有所動作,刀哥就忽然一挺腰身,被壯碩的龜頭再一次撞入的花心所產生的刺激讓孔婉英不由又是一聲呻吟。

  「嘿嘿嘿……」

  刀哥壞笑著,一邊緩緩抽動著已經盡數沒入孔婉英淫穴中的肉棒,一邊卻伸出手去,將業已酥胸半露的胸罩扯了下來,只見半只潔白無瑕的玉乳從胸罩的束縛中跳脫而出,仿如一只調皮的大白兔似的,「之前倒是冷落了這只大白兔了,現在就讓我來好好的恩寵它吧,哈哈哈……」

  說著,刀哥的粗糙的右手就再次攀上了孔婉英那只豐滿的玉乳,張開的五指牢牢的壓迫在豐滿的乳房之上,隨著刀哥的揉捏,孔婉英的乳房也隨之淫蕩的變換成各個形狀,在乳尖上的那枚蓓蕾隨著孔婉英的動情而變得堅硬、美麗,又在刀哥的揉捏下不時從指縫中溜出來,讓它透著一股別樣的性感與魅力。

  「唔……放、放開它……」

  孔婉英還在掙扎著,但被刀哥粗大的肉棒直搗花心的孔婉英卻失去了力氣,無力反抗的孔婉英雙手搭在了刀哥的脖頸上,任由嬌軀隨著刀哥的一次次挺動而前后晃蕩著,那從花心處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劇烈快感令她任命般的閉上了蕩漾著春意的眼眸,唯有顫抖的睫毛在述說著孔婉英此時內心的波動。

  「嗯……嗯……啊……」
她口中不時傳出的
  刀哥當然也注意到懷中美人兒逐漸變得欲拒還迎的反應,雖然她閉上了眼睛,但從陣陣嬌吟卻明白無誤的透露出了她此時的心態,這讓刀哥內心暗喜。

  「美人兒看來是要落網咯……」

  這么想著的刀哥干得自然是愈發興起,為了讓孔婉英更快速的沉入肉欲之中,刀哥雙手勾起孔婉英的雙腿,讓孔婉英幾乎整個人都掛在他的身上后,刀哥這才從容不迫的再次抽動著粗黑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在孔婉英粉嫩濡濕的淫穴中進入、抽出。

  「唔……啊……」

  孔婉英能感覺到自己被刀哥以觀音坐蓮似的姿勢猛操著,而閉上了眼睛的她還能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刀哥的肉棒在自己淫穴中抽插時帶來的快感,每一次頂到了花心時,動情的孔婉英都會不由自主的輕吟一聲,這矜持的呻吟讓刀哥性欲更勝。

  涌來的劇烈快感讓刀哥愈發激烈的抽插了起來,在刀哥一次又一次強而有力的突刺下,孔婉英被塞得滿滿當當的淫穴發出的「咕唧、咕唧……」的聲響,這響聲越來越大,而后又變成了「啪、啪、啪……」的拍打聲,被干得淫水橫流的孔婉英再也無法忍住涌上喉間的呻吟,她「嗯、嗯……啊、啊……」的嬌吟著,像是在鼓勵刀哥,讓他更兇猛的操她一樣。

  面對美人兒無聲的要求,被那緊迫無比的肉穴緊緊夾著肉棒的刀哥自然是奮起余勇,在孔婉英的濕熱緊窄的花徑中左沖右突,一槍更比一槍狠,一插更比一插深,次次深入花心的快感讓孔婉英的呻吟愈發嬌媚。

  「啊……我……不……嗚??!」

  孔婉英感覺到刀哥的抽插劇烈得就像狂風暴雨,被干得嬌喘連連的孔婉英已經感覺到刀哥的肉棒即將爆發,但被刀哥操得意亂情迷的孔婉英已經無力去阻止刀哥的內射,她斷斷續續的呻吟著,想要說話,卻被干得說不出話來,達到極致的快感讓孔婉英再次用雙手抱緊了刀哥的脖頸,向后弓起的嬌軀、向上抬起的翹臀,就像是在迎接著什么……

  對此,快感也已經達到巔峰的刀哥喘著粗氣發起了最后一擊,他使盡渾身力氣,將抽出的肉棒再次盡根沒入孔婉英的肉穴中,伴隨著「咕唧……啪!」的脆響,壯碩的龜頭深入了孔婉英的花心,「美人兒,懷上我的種吧!」刀哥怒吼著,龜頭末端的馬眼一張,一股滾燙無比的精液就惡狠狠的灌入了孔婉英的花心之中!
  「高、高潮了!」

  最后當一股滾燙無比的精液激烈的射進了她的子宮時,被這股激流刺激得攀上云顛的孔婉英不由得呻吟出聲,那掛在纖細腳踝上的黑絲內褲隨著孔婉英伸得筆直的修長美腿擺動著、飄揚著,就像是在述說著主人被迭起的高潮征服后的滿足與……淫欲。

【完】